就这一个连
2018-06-28 05:09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一纵政委廖汉生心情很糟,忽听电话响了,一接是彭德怀的。没说两句,彭德怀就开始骂人,最后说:“一纵就是兵怂怂一个,将怂怂一窝,”“贺龙的脸都让你们丢光了”等等。

这一事件的起因其实是因彭德怀越级指挥造成的,廖汉生心里一直有气,又将彭德怀的意思听了个满拧,听成一纵“有意识的先走了”,当时就炸了,当着全体高级将领,站起来和彭德怀争辩起来:

1948年4月,彭德怀指挥西北野战军转战千里,攻占宝鸡,迫使胡宗南放弃延安。

廖汉生本来心里就郁闷,被彭德怀一骂,当时就爆了,在电话里和他大吵起来,先还解释战斗为什么不顺利,到最后也干脆对骂起来!

一纵司令员贺炳炎听说后,也亲自带一个营去增援,结果打退了追兵,与廖汉生全身而退。

但长期以来,树欲静而风不止,粟裕“威望不高”的谬论,在网络上遭恶意地以讹传讹,误导了不少初涉军史的年青人。正如粟裕的老部下吕韧敏所说:“粟裕蒙冤数十载,不实之词漫天飞。以讹传讹久矣,形成思维定势,纠正起来极其困难(讹传愈久纠正愈难)。”

不管是官史《贺龙传》,还是廖汉生亲属的回忆,彭德怀的遭遇,远比华东野战军实际统帅、开国第一将粟裕指挥中的遭遇要尴尬得多。

他最后一摔电话:“妈个x的,让你看贺龙的部队是什么样子!”

彭德怀是中共一代元戎,后来授衔第二大元帅。一般人印象中,他能军令如山,言出法随,威望极高。但解放战争中,担任西北野战军司令员的他,却有过不少尴尬的经历。

二是粟裕威望不如彭德怀,指挥不动“四野的骄兵悍将”。例子是,毛泽东抗美援朝曾选粟裕挂帅,后来考虑到各个野战军都有部队参战,需要一位“威望高”、压得住阵脚的统帅,因此最后选派了彭德怀。

粟令:九纵攻至赵家城子,与一、八纵联系向北打。

这一谣传的主要“依据”是:

(二十三时)粟令九纵:应即由现地由东向西攻击,配合一纵由西向东,由西南向东北,四纵由北向南,务于今晚缩小包围圈,明日拂晓前三时发动总攻,以期尽可能于明日上午解决战斗,并要九纵设法与八纵取得联络。

历史研究的目的,主要在于正本清源,尽可能恢复其本来面目。如果先入为主,削足适履,阉割史料以适应既定结论,那么无疑只能南辕北辙,离历史的真相也便越来越远。

其实,问题远不止这些。廖汉生的亲属在一篇纪念文章中,披露不少细节。

会上,贺龙先严肃批评了四纵(司令员王世泰),认为:“这次战役中,纵队领导对下面分散兵力、不执行命令是知道的。”

说着摘下军帽就摔在桌上。

但这次作战也暴露了西北野战军存在的问题,特别是一些指挥员未坚决执行彭德怀的命令,在胡宗南优势兵力追堵中,几次给西野造成险势。

一是华野离不开“威望高”的陈毅。唯一例子是,孟良崮战役中,9纵司令员许世友一时对战役意图理解不够,电话里对粟裕发脾气,说:“你们当官的只知道在地图上一卡一卡的,我们当兵的是两条腿!”

这些细节,《贺龙传》当然有选择地隐讳了。

实习编辑/火柴

对战役中“走错了路,耽误了时间”的一纵(司令员贺炳炎、政委廖汉生),贺龙批评说:“彭总打电话叫你们去那里筹粮,就应该坚决执行,不管你有什么理由,有多大困难,不坚决执行是不对的。彭总说了,就是命令。”(《贺龙传》)

5月初,贺龙带上中共元老林伯渠,首先从延安赶往“有问题”的西北野战军三纵(司令员许光达)。

“你说说什么叫有意识的,什么叫没意识的,你越过两级指挥直接给团下命令,还是口头命令,事前没打招呼,事后也不通知。你倒说说这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,要是不信过我们纵队领导,干脆以后把我们和旅都取消掉吧!你直接去指挥团好了!老子不干了!”

被一代军神刘伯承称为“我军最优秀将领”的粟裕,是我军最早被错误批判的高将领导之一,蒙冤36年,其赫赫战功遭到转移、淡化、磨灭。

1947年8月上旬,西北野战军第一纵队攻打榆林失利,“换句话说,就是被人家打跑了。”

会后,西北野战军进行整训。贺龙又不辞辛劳,深入一、二、三纵队,进一步做思想工作,要他们“加强团结,坚决服从彭德怀的领导”。

贺龙到后,在纵队党委扩大会上,对个别旅的干部“不团结问题”(即不服从彭指挥)提出了严肃批评。

西北野战军是贺龙的老部队,前身为八路军120师与红二方面军。此时,他已奉毛泽东之命,将部队的指挥权交给了彭德怀,自己“改行”专管后勤。

(十五时十五分)粟令九纵一个师打扫(战场),二个师岸堤休息,为总预备队。

接着,贺龙与林伯渠赶赴西北野战军前委驻地洛川县土基镇,出席总结西府战役的野战军前委扩大会议。

贺龙听到反映后,也很恼火,认为“自己必须以鲜明的态度支持彭德怀”。(《贺龙传》)

文/张雄文

随后,廖汉生迅速带上警卫连,赶到榆林城附近,找了个合适的地形将部队展开,看了看表,说:“今天我就要让野司看看,我们一纵是什么部队,就这一个连,最少也要挡住追击之敌两个钟头!”

粟裕一道道气壮山河的电令,畅通无阻。据《孟良崮战役阵中日志》,粟裕不断给9纵发电报,许世友唯有愉快地接受而已:

(十七时)粟令九纵打扫战场,肃清残敌。……

但事实上,彭德怀上任后并未发生这种情形,粟裕自然也不会有这种臆测里的遭遇了。

因为粟裕是大将,彭德怀是元帅,因此相同的事件,一个便被无限夸大,反复渲染,成为“懦弱无能”的代称;一个则讳莫如深,反成为“威望极高”的权威,历史的确似乎成为“任人打扮的小姑娘”,令人叹息不已。

廖汉生的亲属还回忆了一件事。就在1948年5月西野前委扩大会议上,因为一纵“走错了路”,彭德怀批评一纵“没有意识到危险,自己先走了”。

(十五时,九纵二十六师至赵家城子,敌二个团。)粟令派部监视之,主力即速西占孟良崮。

贺龙听说有人不听彭德怀指挥,“感到自己有责任协助彭德怀迅速解决这些问题”。(《贺龙传》)

贺炳炎也站起来:“对也骂,错也骂,就你(彭德怀)一个人最正确!老子也不干了!”、

1994年12月,中央军委给粟裕公开平反昭雪后,其真实历史得到部分恢复,但秉承1958年错误结论,打压粟裕的谎言依然存在,“粟裕威望不高”的谬论便是其中之一。

陈毅听到语气不对,接过粟裕的电话,对许世友说:“粟裕同志讲的,就是我的意见,你们要坚决执行”;

这次战役,西北野战军共歼敌2.1万人,但也遭到不小损失。战后,有的将领便“埋怨彭德怀的战役决心有错误”(《贺龙传》)。

参加会议的贺龙一看,赶紧严肃批评制止。会后又专门找到廖汉生,将这“浑身有刺”的外甥痛骂了一顿。《纪念一位离去的老人——廖汉生将军二三事》

彭德怀其时不仅是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,还兼任解放军副总司令,但竟需要贺龙屡次出面给部下做工作,才能指挥顺手,的确令人不好理解。

彭德怀的指挥风格与宽和的贺龙不同,比较刚直不近人情,西野将领们早有腹诽,廖汉生、贺炳炎一开头,也都纷纷附和起来,七嘴八舌,这个不干了那个要撂挑子。一时把个会议几乎变成批判彭德怀的会议了。

如果粟裕与许世友之间的这段“小插曲”是“威望不高”,需要陈毅压阵的依据,那么彭德怀在廖汉生、贺炳炎、许光达、王世泰乃至王震等战将面前的“威望”,便更加荡然无存了。他不仅需要部下贺龙“压阵”,而且遭当众顶撞的广度与程度,远远超过了粟裕。

如果解放战争战绩第一,连战皆捷,取得了苏中、宿北、鲁南、莱芜、孟良崮、欲动、济南、淮海等经典战役,率65万大军准备攻打台湾的第三野战军实际统帅粟裕“威望不够”,指挥不动四野的13兵团,那么,指挥规模与战果远逊于粟裕的彭德怀,恐怕根本进不了东北边防军的大门,只能尴尬地吃闭门羹了。

粟裕统率千军万马的人生,有且仅有孟良崮战役中,许世友电话里对他讲过一次条件,但“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”,许世友的情绪很快便烟消云散了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shenmin.net.cn今晚开奖,彩势分析陆金,四不象生肖图版权所有